玄天封帝

第32章 梦寐以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河心 书名:玄天封帝

    披着白衣素麻的女孩,从床上蹦跳下来,她一步三跳,欢欢喜喜的迅速推开了门,看到门外站着三道身影。

    抱着剑鞘黑布的徐藏,带着斗笠,靠在寺外柱子处,站在阴影里,面带微笑看着开门的女孩。

    阳光倾泻,照在徐清焰面颊上。

    倾国倾城,祸国殃民。

    “宁奕......你来啦?”

    女孩抿着嘴唇不住的笑,笑起来绽出两个梨?#23567;?br />
    宁奕身旁的裴烦怔怔看着这个开门的女孩,丫?#21453;?#26469;没有见过有人竟能生得如此漂亮,一时之间语塞不已。

    宁奕在路上跟她提到过感业寺里的女孩,形容过徐清焰究竟生得如何好看,反复强调的好看,听?#38376;?#28902;鼓起腮帮子,心底生出没?#20174;?#30340;复杂情绪,到了推门的那一刻,只是看了一眼,所有酸念便烟消云散。

    因为推开屋门欢喜而笑的那张面容,叫人怎么看怎么喜欢。

    确实好看。

    宁奕?#20011;?#30475;过一次,仍然忍不住轻声道:“真好看啊。”

    丫头叹了口气,喃喃感慨道:“确实好看啊。”

    徐藏站在阴影里,目光里满是赞扬和欣赏,声音带着一丝遗憾,说出了一句不合时宜的?#21834;?br />
    “好?#35789;?#22909;看......?#19978;?#26377;病。”

    这句话说出来,并没有丝毫的不?#20303;?br />
    徐清焰那张苍白的面容,久日不见光明,并非不愿,而是不能,她体内的神性需要在黑暗当中藏匿,若是见了光明,见了众生,抑制不住的神性会撑坏这具完美无瑕的身躯。

    “珞珈山的扶摇,神性占了接近一半,生下来就是半神之躯,被称为最接近神的女人。”徐藏声音平淡,靠在柱子上,轻声道:“整座珞珈?#21073;?#20026;了她的神性维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她的修为足够压制神性之前,大部分的日子都锁在阁中,见不得太阳,如果非要出行,那么珞珈山的大修行者会把她头顶的天幕遮住。想要成为‘星辰’一样永恒的神灵,就只能在黑夜当中出现。”

    “神性超过了人性,便会难以控制的?#27426;戏?#34893;,常人所不能求的,?#38405;?#32780;言?#35789;?#33707;大的痛苦。”徐藏平静看?#25490;?#23401;,道:“这是一种很难得到解救的病,蜀山后山的存在或许可以救你......但三年来瞎子送来的丹药,似乎并不能根治,也只能压住你的痛苦。”

    徐清焰嘴唇?#34892;?#24178;燥,她?#34892;?#24792;然的看着阴影当中,靠在石柱上的男人,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

    “别担心......我不?#38808;?#20040;好人。”

    这句话说完,女孩的面色更加苍白,恍惚想到了这个声音在以前的某个时候似曾相识,这句台词又实在耳熟。

    宁奕?#34892;?#22256;惑,徐藏说自己曾经救过这个?#34892;?#28165;焰的女孩......他细细想了想,恐怕以徐藏的?#24895;?#21644;身份,即便出手了,也不会以真?#23546;?#38754;。

    的确,徐藏不是一个喜欢做好事的人,怪只怪这个女孩长得太美,徐藏救了她,难得的破例做了一件好事......但浪迹天涯的剑客,怎么会做好事还留下姓名?

    没想到只是片刻。

    女孩?#28909;?#30340;声音便响起:“您......您难道是?”

    宁奕愕然挑了挑?#36857;?#24515;想怎么跟自?#21512;?#30340;不一样。

    不等女孩说完,徐藏叹了口气,道:“还是被你认出来了啊......我就是三年前帅气逼人的孤剑客。”

    宁奕面色?#34892;?#23604;尬,他默默念了句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啊,自己还是高估了徐藏的不要脸功力......

    这句话说完果然奏效,徐清焰眼前亮起,后退两步躬了躬身,柔着嗓子道谢:“多谢......孤......”

    “孤剑客。帅气逼人的孤剑客。”

    徐清焰十分为难的诚恳道:“多谢您。”

    徐藏面带微笑,尴尬而又不失礼节的点头,算是将此带过。

    宁奕表情精彩,心底感慨唏嘘,心想自己虽然不知道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但想必是一件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身为故事的主人公,徐藏做好事留下来的名字实在太过惊艳太过响亮,被救下来的徐清焰事到如今都记在心底......只是怎么也念不出来。

    宁奕默默?#29399;蹋?#35201;是换成自己,万分感激归万分感激,这个破烂名字实在念不出来。

    帅气逼人的孤剑客......前面的帅气两个字他不?#22812;?#32500;,但是后面不好单独拎出来的那两个字神妙精髓,无比恰当的形容了徐藏本人的形象?#25512;?#36136;。

    ......

    ......

    徐藏的冷笑话说完,感业寺的气氛的确冷了那么一下。

    ?#30333;?#22825;宁奕来过一次了?”徐藏挑起眉毛,看到女孩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你的病似乎好些了?”

    徐清焰轻柔道:“是的,多亏了宁奕先生。”

    三个人进了屋。

    宁奕能够感到,自己靠近徐清焰的时候,怀中的骨笛便会情不自禁的轻轻震颤,发出一阵一阵的欢快低鸣,律动不已。

    骨笛喜欢吞噬星辉......而天地之间,灵气当中,比星?#20113;分?#26356;高的,就是虚无缥缈的神性。

    宁奕看着坐在自己身旁,浑身上下气质柔和,完美的像是一件瓷器艺术品的女孩。

    徐清焰的身上,没有丝毫的星辉,?#20174;脅欢?#21521;外溢散的神性。

    黑衣徐藏看出了些许端倪,他进屋以后,瞥见了散落在床上的几颗药丸,淡然道:“蜀山的药......?#20011;?#39135;之无?#35835;耍俊?br />
    女孩红着脸点了点头,点完头后连忙道:“这些药,清焰会一直留着......日后去了皇城,兴许还能用到。”

    徐藏懒洋洋道:“你体内的神性......会一直繁衍,不会停息,蜀山的药只能帮你把神性?#31456;#?#20957;聚成液滴,这样你可以多活一段时间。”

    徐清焰听得懵?#38706;?#25026;。

    宁奕伸出一只手,轻轻搭在女孩的手腕之上,指尖的星辉顺延徐清焰的手腕蔓延,这是一种探查手段,星辉是修行者的五官?#30001;歟?#20845;感齐聚,在些微星辉的涌入之后,宁奕能够感受到女孩的血?#27627;?#28108;,心脏跳动。

    一具完美的神性躯体,星辉在其中传递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没有丝毫污垢和杂质,宁奕很快?#22949;?#24847;到了徐清焰体内的异状。

    神?#21592;?#20363;超过了一半的身体,会不间断的繁衍神性,直到这具身体成为真正的“神灵”,或者就此死去。

    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神性”,如果蜂?#21040;?#20020;到了一人的头上,其实是一种灭顶之灾,因为单单想要依靠“神性”的繁衍成为不朽,是一件根本无法完成的事情,凡人的身躯抵扣不住这种压力。

    即便是珞珈山那?#35805;?#31070;,在修为成长起来之前,也无法抵抗身体内足足一半的神性?#36136;礎?br />
    女孩只能不间断的服用蜀山的丹药,压制自己的痛苦,将神?#38405;?#32858;?#31456;#?#26368;终沉入丹田,昨日宁奕在屋子天花板看到的,就是溢散的神性涡流,如水汽一般的气态存在,?#27426;?#20025;药的药性,让溢散的神?#38405;?#32858;成为了水滴。

    宁奕明白了徐藏的意思......神性会撑爆徐清焰的身体,如果放任不管,很快徐清焰就会死掉,而世上能够解决的办法不?#38808;?#25955;神性,只能是将其?#27426;?#21387;缩再压缩,凝聚成为一滴一滴的液滴。

    女孩的丹田,?#20011;?#23494;密麻麻悬了小几十滴神性水滴。

    徐清焰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里,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一个“神?#21592;?#34255;”。

    是宝藏,更是毒药。

    宁奕面色凝重,他仔细探查着徐清焰体内的情况,另外一只?#27835;?#30528;骨笛,骨叶的手感柔和而?#27835;?#28070;,像是一块暖玉。

    破开初境之后,这枚骨笛便与宁奕产生了一丝模糊的联?#25285;?#23425;奕的心神?#20004;?#20854;中,不会再回到院子那夜的惨烈景象,反而会觉得如沐春光,一片温暖,如同被温水浸泡,精神层面的疲倦?#22836;?#21147;会很快消散。

    骨笛会吞噬神性,这是宁奕上一次来感业寺所发现的秘密。

    徐清焰身体里的神?#21592;?#34255;同样也是一个秘密,女孩如今的情况,说是命悬一线,其实也不为过,谁也不知道她的身体还能存下多少滴神性水滴,蜀山的丹药效力越来越差,会不会有一天就不起作用了?#21487;?#24615;的繁衍速度始终平缓,会不会有一天迅速加快呢?

    一个又一个不安全的隐?#36857;?#23601;埋藏在她身体的神性当?#23567;?br />
    宁奕轻声道:“你放轻松......我试着能不能帮你.......”

    少年的声音很轻,女孩缓慢点了点头,她能感受到在自己身体当中缓慢游掠的宁奕星辉,没过多久,竟然感到了一丝温暖。

    徐清焰抿起嘴?#21073;?#22905;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28909;唬?#21733;哥的星辉进入她的身体之时,冰冷而又漠然,她觉察不到丝毫的温暖.......不仅仅是哥哥,检查过自己身体的那些人,那些修行者,他们的星辉只让自己觉得抗拒和厌恶。

    宁奕的星辉不一样,温暖而又可靠。

    女孩轻轻舒了一口气,哪怕神性水滴还密集聚拢在她的体内,宁奕的这股星?#26434;?#20837;,?#36335;?#26087;?#24808;丫?#21387;下,身子轻飘飘如置云端。

    屋子内,气氛开始变得沉重。

    徐藏站在一旁,抱着细雪剑鞘,挑了挑?#36857;?#35060;烦则是感到了一股压力,似乎在缓慢的?#22836;擰?br />
    宁奕面色越发沉重。

    骨?#20011;?#37266;后的力量,像是一股轻柔的吸力,被他巧妙的掺杂在星辉当中,这股吸力不分善恶,也不分场合,想要吞噬一切,但受控于宁奕,数次想要冲出,都被拉扯而回。

    很快,宁奕的星辉来到了女孩的丹田位置。

    三年,三十六个月。

    丹田处,每一滴神性拢和之后,圆润的像是一粒泪珠,轻轻震颤,排?#34892;?#25346;,无?#26085;?#40784;。

    一共四十三滴神性水滴。

    宁奕又仔细数了一遍,确定是这个数目。

    听徐藏说,这个女孩来到感业寺不过三年的时间,服药也最多三十六个?#25314;?#22914;果每个月神性的产生都无比稳定,那么只会有三十六滴神性水滴......如今的神性水滴,说明了一点,徐清焰体内的神性并不稳定,之前所提到的“神性忽然扩散”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在女孩身?#25103;?#29983;的。

    宁奕没有急着动手去取。

    人体的构造巧妙而又精密,并?#38808;?#25317;有五脏肺腑就可以称之为人,这些神性水滴聚集在丹田的位置,如果宁奕鲁莽去取,不小心惊动了周遭的其他神性积蓄,很可能会导致神性碰撞,引发大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宁奕试着拿骨笛的吸力,去轻轻触动一滴“神性”。

    这?#38808;?#19978;最?#30475;?#30340;东西,宁奕?#28216;从?#26377;过,他很好奇这是怎样的一股力量。

    徐藏说过,神性不可掠夺,无论是人族修行者,还是妖族大能,在抵达了一定的?#36784;?#20043;后,都会产生出或多或少的神性,这就是成为不朽的关键点。

    ?#26412;?#20498;悬海战场,人族如果杀死妖族,猎取胎珠,阴珠可以供鬼修修行,阳珠则是走正途的人族修行者修行,前面的“隋”字,以?#31455;?#31209;,大隋如天,统御人族世界。

    ?#27426;?#31070;性?#24202;?#21487;掠夺,即便有特殊手段可以剥夺神性,也不可能化为己用,修行所得的神性归属于个人,即便有朝一日不想要了,自行散去,也会回归天地。

    宁奕的骨笛可以吞噬神性,不仅仅可以把神性剥离开来,而且......还可以吞掉。

    至于神性在骨笛当?#24515;?#22815;产生怎样的反应,宁奕还没有尝试探索,所以并不清楚,但他知道,神性是一个极其稀少罕见的东西,眼前的女孩,?#26434;?#33258;己而言,其实就是一个天大的宝藏。

    你之毒药,我之?#27530;隆?br />
    宁奕深吸一口气,骨笛的轻微吸力,被他牢牢控住,将最外沿的一滴“神性”吸住,水滴震颤,宁奕看出这滴“神性”?#27426;?#38663;颤,极其不稳定,恐怕当初凝聚之时,已是逆天而为,这样的物质天性扩散,竟然有力?#38752;?#20197;将其?#31456;#?br />
    蜀山后山的药,究竟?#38808;?#20040;药?

    这样的一滴“神性”,似乎是因为畏惧,害怕,而?#27426;?#38663;颤,最终迫于压力,?#31456;?#25104;为一?#25105;?#20307;。

    那枚“神性”极其剧烈的摇晃起来,宁奕心神一沉,连忙催动骨笛吸力,将这枚神性水滴取出,四周的神性水滴都开?#39050;?#39076;,似乎都变得极其不稳。

    屋子内,徐清焰的神情惘?#27426;?#21448;复杂,像是感受着自己身体里的某样东西?#35805;?#31163;,这是一种古怪但并不痛苦的感触,轻微的吸力,将她的一滴“神性?#27604;?#20986;,但紧接着,她面色一变。

    丹田处的其余水滴开始躁动。

    屋子里的压力陡然增大。

    裴烦紧张看着宁奕,徐藏蹙起眉头,目光透过竹窗缝隙望向屋外。

    感业寺内,垫在寺外青石板上的枯叶,开?#39050;?#39076;,缓慢飞起,?#37117;?#26041;向对准感业寺的竹屋,两只石狮子张?#29282;?#29226;,座下石台平铺裂?#30130;?#39134;沙卷起,枯叶缭绕。

    庞大的吸力与庄重的神性压迫在这座寺庙当?#23567;?br />
    落针可闻。

    屋子内的裴烦捏紧了小拳头,屏住呼吸。

    然后是“啪嗒”一声——

    宁奕抬起头来,所有的心神在一瞬之间放松,星辉带着神性水滴离开女孩的丹田,他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当?#23567;?br />
    少年松了口气,浑身都被汗水打湿,缓慢抬手,捻起中指食指指尖,那里摇曳着一滴乳白色的液体,凝聚如膏。

    裴烦怔怔看着那粒膏滴,心想这就是神性?

    宁奕的心神一直高度集中,直到此刻才稍稍轻松。最难的部分?#20011;?#23436;成,他认真仔细将指尖的神性涂抹在骨笛正反两面,不到两个呼吸,再去抚摸,神性?#20011;?#34987;消化殆尽,骨笛的表面光滑了一些。

    “感觉......如何?”

    宁奕看?#25490;?#23401;。

    徐清焰舒展?#25216;洌?#22905;看着宁奕,轻轻道:“非常舒服......”

    女孩摸了摸自己的眉心,那里久日的苦涩消散殆尽,她感受不到自己神性的扩散,蛰潜在身体里的病端更是被宁?#28909;?#20986;了一小粒,如今的身体,前所?#20174;?#30340;好。

    徐清焰赤裸双脚,跳下床,试着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宁奕看?#25490;?#23401;的长发在屋子的光线当中飞舞如流苏,一时之间怔怔出神。

    直到声音传来,把他拉扯而回。

    “宁奕......”

    宁奕连忙正襟危坐,看?#25490;?#23401;俯下身子,试着拿手去触摸脚踝,抬起头来,小心翼翼说道:“哥哥从小对我说,不能见光......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宁奕怔了怔,反应过来道:“是,是的。”

    神?#26434;?#20809;同在,常人需要沐浴阳光,但徐清焰?#24202;?#21487;以接触,一旦与上天的光芒接触,她体内的神?#21592;?#20250;很难压抑。

    身体状况前所?#20174;?#30340;良好,女孩伸出一只手,竹窗洒落的光芒落在她的掌心......并不炙热,温暖而又舒适,蝴蝶的?#30333;影?#39539;飞掠,剪碎阴翳。

    徐清焰轻声问道:“我......现在可以,出去看看吗?”

    宁奕?#30171;?#30473;眼,摇了摇头,不敢去看女孩的眼睛。。

    “现在恐怕不行......但如果你的病好了,就可以推开那扇门,见到光明。”

    说到最后“见到光明”四个字的时候,宁奕的神情很认真,语气很笃定,道:“相信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玄天封帝逆天刀帝回溯神话重生极品皇帝嫡妃惊华:一品毒医圣道狂神我又从宗门跳槽了武神霸尊万界执掌荡魔封仙天策之道天际女剑仙在此

如果您喜欢,请把《玄天封帝第32章 梦寐以求》,方便以后阅读玄天封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玄天封帝有什?#21767;?#35758;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弓兵官网
股权基金配资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四川快乐12 北单比分3串1奖金封顶吗 山东11选5 五粮液股票行情 急速赛车 广东11选5 内蒙古11选5 山西十一选五 南粤36选7 11选5 兴业银行股票 25选7 理财会把本金全亏没了 华域汽车股票行情